六蟹

大声说话
cp@七羽虾

© 六蟹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控制狂

*Summary:前十五岁原著背景,久在淤泥事件里没有遇见欧鲁迈特,意外地变成植物人,而灵魂寄宿到发小咔的身体里,五年后醒来

*咔20岁/久因为做了五年植物人生长缓慢,16岁身体15岁心态,咔已毕业成为英雄两年

*BGM:Intro III —NF

(一)

 

CHAPTER 2

      

    “放屁!放屁!说得全他妈的是狗屁!”

    “废久就在明明在那里!你们自己看不见就说一堆屁话来敷衍我吗!啊?”

“妈的简直就是一群庸医!”

 

     不断被掀翻的床椅到处狂窜惹得病房里的尖叫四起,噼里啪啦地爆鸣声更是毫无节制地在病房里不断炸开。

 

     为首的值班医生流着冷汗躲在角落里浑身打颤,大喊护工、保安的名字,试图阻挡眼前这个凶神恶煞、杀气澎湃的恶鬼,心里止不住地后悔。

 

 

哪怕就被人再三叮嘱过最近自己手里有个病人不好对付!却也没料事情朝着如此凶残的地步发展啊!

 

医生手心手背都是汗,还毫无察觉地暗暗摸了一把额头。

 

半年前一则有名的新闻说报道过雄英一名初中生冒着生命危险从恐怖分子手里成功救回同班好友,英勇表现得到不少当时在场英雄的大力表扬。

但是现在问题是从诊断出来的结果却是患者大脑已经没有意识波动,俨然成为了植物人。

这就让人很难开口了.......

 

 

而这种时候对于医生来讲,最怕的遇到的就是家属脾气差,一言不合就动手!

 

 

更何况这那里是英雄高校学生应该有的样子!简直是恶势力里的精英独苗吧!

    这哪里是‘好朋友’出事,分明就和情人出事没两样了吧!

 

 

“臭小鬼你到底有完没完!”

在金发少年快要冲到医生面前的时候,终于有人一把从后面拉住了他,紧接着毫不留情地一拳砸在了他脑门上。

 

 

“臭老太婆你搞什么!”

爆豪硬生生地挨上了这一拳头,咬着牙,转头冲对方吼了回去。

“这是我的私事!臭老太婆你别管我!”

 

 

“哈?你在说什么鬼话呢!”

“你的私事?小久出事医生就是正常检查,你瞎胡闹些什么,更何况绿谷妈妈都没说话呢,你除了瞎吼添乱还能干什么!”

 

爆豪光己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小鬼愤怒到挤出血丝的眼睛,在自己手下大力挣扎的模样,到底生出几分心疼。

 

“还不赶紧给人家医生道歉啊!”

 

 

话一出口,爆豪光己心底就冒出不好的预感,右手被人大力挥开,少年呐喊声重重地砸在每个人的心底。

 

“废久绝对是中了个性!我看得到他,他就在这里!”

 

 

爆豪胜己压低声线的低吼如同一头发狂失控的野兽,滴血似的眸子直接将众人的身形镇在了原地。

 

他们好像中了被少年眼里的那股确信所控制,不自觉地顺着爆豪的目光看过去,却只看到了空无一物的角落。

他们神色各不相同,但这些目光里隐隐暗含着的或同情或无奈,都将爆豪此刻的理智瞬间燃烧殆尽。

 

 

 

爆豪冷笑着迎向那些目光攥紧了拳头,短短的指甲却刺入掌心肉里。

 

他知道自己现在和其他人不一样,别人都看不见那个和医生一起缩在墙角里,眼里溢满无辜与难过的绿发男孩。

 

那个名为绿谷出久的男孩,旁人嘴里自己拼命救下的所谓的‘好友’,绿谷出久,只有他——爆豪胜己才看得到。

 

 

即使微低着头发抖,绿谷却依旧站得笔直,从刘海缝隙里像往常一样用他大的吓人的眼睛看着自己,不断张合的嘴里拉长了碎碎念叨着。

 

 

小胜、小胜

——你别这样!

 

 

 

爆豪突然泄了气似的,带着本分对对方鄙夷和怨恨,在心头嗤笑。

 

妈的!

废久你那副委屈的样子是想摆给谁看啊!你以为弄成现在的地步到底都是谁的错啊!

 

凭什么你还能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好像完全接受这个结果一样事不关己啊!

 

想到这里爆豪胜己火气再度翻滚上头,控制不住地踹了旁边的墙壁一脚,又换来臭老太婆劈头盖脸的一顿怒骂。

 

爆豪努力地深呼吸克制自己内心几近临界点的怒火,拼命自我暗示叫嚣,做人做事绝不后悔!

哪怕他过去十五年贯彻到底的人生信条此刻已经完全处于彻底崩溃的边缘!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爆豪胜己在心里念咒似的把这两个名字刻在心上,像是恨不得将这八个字彻底吞吃入腹。

 

这两个人反反复复、里里外外地纠缠不清了十五年!

 

爆豪胜己有时候也会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这两个名字总是如同被绑架了一般,无时无刻地被捆绑在一起。

从性格到个性的被旁人刻意拿出来比较,从理想到人生经历的不断交汇,如蛆附骨,如影随形。

 

哪怕当事人几乎都要厌倦,周围的人却无时无刻地想要把他们拉拢到一起。

 

他们甚至还说是我不能接受废久受伤的事实,才在脑子里塑造了和一个和废久一模一样的人出来!

 

 

他们都疯了吗!老子有多讨厌废久在学校里随便找个人问问就知道!

 

什么不能接受诊断结果,什么双重人格,自我分裂!

他们是在搞笑吗!我要是真能摆脱那个臭书呆子,心里简直要爽翻了好吗!

 

还有什么好朋友,什么奋不顾身地拼死相救!

假的,都是假的!

 

是那个废久自己随随便便就朝老子冲过来的,还说什么要帮我!现在你就躺在床上待在躲着哭去吧,你就!

 

明明是他自作主张来掺和进来的,那些媒体都在瞎报道些什么!要知道当初被绑匪绑架的是我!不是他!

 

妈的可恶!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

 

在爆豪心头恶意几乎要推着他冲到角落里把人揪出来揍的时候,一个柔柔的声音打破了此刻僵持的局面。

 

“爆豪同学,我还要和医生还要去商量一下小久住院缴费还有以后治疗的情况,你可以先帮我照看一下小久吗?”

 

爆豪身体僵了一瞬却没有回头,无声地勾起嘲讽的嘴角。在看到那个绿藻头突然抬起的头抿着个嘴,欲言又止的模样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了。

 

如今能引起绿谷情绪的人,除了爆豪自己,也就只有绿谷引子了。爆豪没有说话,沉着脸点了下头,说实话他现在只会在这个半年之内坚强却依然迅速憔悴的女人面前稍微收敛一些。

带着他不愿面对的愧疚。

 

 

房间里很快只剩下了三个‘人’了。

 

——爆豪胜己,躺在床上的废久和缩在角落里的废久。

 

 

“小胜.......对不起。”

爆豪冷眼看向小步走向自己的男孩,讥讽之意直达眼底。

 

从小时候开始就是这样。小胜对不起,小胜别这样,小胜这样不好,小胜小胜小胜——

 

“妈的给老子闭嘴废久!除了这几句话你就想不到别的可以说的了吗!”

 

绿谷呆了呆,他没能完全理解到爆豪的意思,他难道不是只说了一句话吗?什么几句?

 

绿谷有些难过地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方好似总会对他的话语产生些什么歪曲的联想,导致到现在他们间的交流简直是鸡同鸭讲,只有靠着自我美化绿谷才能将他们的对话继续下去。

 

像这次他的擅作主张一定让自尊心很强的小胜超级生气吧!

 

 

“我,我想说的是小胜你不用再为我的事发脾气了......毕竟也是因为我才牵连小胜你的。”

 

“我现在这样,其实也,也挺好的。说不定就像小胜说的那样,就是中了个性,像灵魂出窍什么的,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呢?”

 

 

绿谷出久努力地想要朝对方挤出一个安心的微笑,却不想对方立即黑了脸,气势汹汹地上前两步窜到了自己面前,脸颊的肉被对方用一只手牢牢地钳住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绿谷吓得低叫一声,吸气抽气,双脚随着对方的力道全部踮起才能维持正常呼吸。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发小近在咫尺愤怒到扭曲的脸。

 

绿谷是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戳中了对方那难以捉摸的点,明明他的姿态已经放到最低了,哪怕明知道是自己的错,在脸颊疼痛里绿谷依然感受到了十足的委屈。

 

 

“什么叫做你、自、己、的事?啊!”

 

发小的哭脸总是扰得爆豪心生烦躁,有的时候甚至有些厌烦。大概是从得知对方是无个性开始?

 

绿谷出久哭泣的时候眼里总是先含着一点泪水,将落未落。让泪珠把他那大眼睛的绿色渲染得比以往更加通透明亮。

 

每当看到绿谷睁着那样的眼睛,怕得要死还要要紧牙冠地对着自己各种指手画脚,爆豪就总是带着恶意地臆想着把自己能够一点一点把那泪水挤出来。

 

想要看着那剔透的泪像溪水一样顺着那婴儿肥的脸庞再溜进那穿戴整齐的校服衣领里,留下淡淡的痕迹,要是能打湿就更好了。

 

再亲手掐住那孱弱单薄的脖子,趴伏在对方身上把人压进床塌里,在对方的尖叫哭泣声中将那绿色的宝石从那弱小的躯体里面挖出来。

把那白嫩光滑的四肢一块一块地切开,依次泡在福尔马林里,将它们摆满自己衣柜随时欣赏,难道不是更有珍藏的体现吗?

 

 

 

爆豪眯着眼睛恶劣地想着,看着对方害怕的样子情不自禁地用鼻尖去蹭了蹭对方汗津津的鼻头,顿时感受到了手下身体的震颤。或许对方真的是吓怕了,瞳孔随着自己的靠近不断收缩放大,因为脸上的汗水和小幅度的挣扎,爆豪都快抓不住了。

 

可是此刻爆豪觉得心里的躁动终于压下去了一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从幼儿园的时候总是看着绿谷在自己眼前晃悠就烦,但等到自己真正心情不爽的时候,把对方提到自己身前稍微各种欺负一下,欣赏到对方因为自己吓得各种发抖躲避的表情,就会意外的舒畅。

 

看来这点到现在还没变的吗,真是麻烦。

 

爆豪不想去想自己这种没由来的心思到底是什么缘故,反正知道自己也想不明白,索性不浪费时间了。

 

 

“现在只有我能看到你,我能、触、碰到你!”

 

爆豪挑了挑眉头,把绿谷拉扯到了病床前,将两个绿谷像布偶一般摆在了一起,才满意地继续接话。

 

“别人甚至觉得是我太‘喜欢’你了,对你念念不忘,你觉得呢废久?我喜欢你吗?”

 

绿谷低着头拼命地摆。

他知道爆豪一向一点就着,像这种慢条斯理地摆着笑脸和和气气人朝说话的语气几乎只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这往往意味着最后的警告。

 

上一次爆豪这样对自己,还是在威胁自己不能报考雄英的时候。

 

 

“不、不喜欢......”

“哈?你在说什么啊?废久你说大声点啊!”

 

 

爆豪一下拍在床头,落在那个毫无生气的绿谷躯体的脑袋旁边,顿时把另一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不喜欢!小胜不喜欢.......”

“啥?”爆豪冷笑说将手又挪近了几分。

 

“.......爆豪胜己不喜欢绿谷出久!”

 

看到对方涨红了脸像是受到天大委屈似的,瞪着眼睛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瞧着自己,爆豪像是终于满足了心头的恶趣味,舔了舔唇。

 

 

“那你现在还觉得你的事不是我的事吗?”

 

“没有,”绿谷的下巴被对方粗暴地捏住勾起来,这让他突然意识到爆豪口中只有他能碰到的现实里隐藏的浓浓危险意味。绿谷默默地吞咽了下口水。

“我的事就是小胜的事.......”

 

 

“那你想要保持现状,就一直成为一个植物人?”

“......不想。”

“你想一直就维持一个只能我看到的幽灵状态,等待说不定哪天就彻底消失?”

“不想。”

 

爆豪位一步一步布下陷阱的老练猎手,对于近在眼前唾手可得的胜利果实随意微笑那般翘起唇角,夹着对方下巴的两指不由自主地摩挲了两下,换来对方抽疼的吸气声。

 

“你还想不想成为英雄?”

“想!”

 

绿谷出久瞪大了眼睛,他的心口传出的节奏狂乱的加速,携着几乎都要冲出胸膛的剧烈。绿谷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还是自己理解错了.......

 

 

“那就乖乖听话知道吗?”

 

爆豪咧开嘴露出锐利的虎牙,捧起绿谷的脸用着自己最难得温和语气的郑重喊出对方的名字。

 

“绿谷出久。”

“你是总是不断打破我的计划,你是我爆豪胜己这辈子了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意外’。”

 

绿谷看着对方样子恍惚间仿佛再度看到了十多年前,时刻走在自己前面的少年背影。

 

“而我最讨厌的就是意外!所以从前我最讨厌你。”

听到这句话绿谷立马就低落地垂下眼眸。

 

 

“但有一句话说,如果一个人将意外视作对于自己的侮辱,那么意外就永远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而既然我现在摆脱不了你了,那我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将你视作我的一部分。”

 

绿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地微微地睁大了眼睛。

 

 

“我爆豪胜己向你承诺,不管多久我都会帮你。”

“我会让你好起来,回到你那弱得要死的躯体了,而我也允许你在我脑子里,和我一起在雄英上学。”

“这一次!绝不会发生任何地意外!”

 

爆豪难得得顿了顿,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这些话会是自己说出来的那般,继续道。

 

“说不定你哪天醒了,就真成了英雄了呢?”

 

 

评论 ( 11 )
热度 ( 1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