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蟹

大声说话
cp@七羽虾

© 六蟹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控制狂

*Summary:前十五岁原著背景,久在淤泥事件里没有遇见欧鲁迈特,意外地变成植物人,而灵魂寄宿到发小咔的身体里,五年后醒来

*咔20岁/久因为做了五年植物人生长缓慢,16岁身体15岁心态,咔已毕业成为英雄两年

*BGM:Intro III —NF

   

CHAPTER 1

“小久,早上了哦,衣服穿好了吗?”

“好、好了,妈妈!”

 

绿谷出久的声音有点嫣嫣地,昨晚他没有睡着,没心思,也没必要。所有的事物都会在睡梦中迅猛无声地改变,唯有心依旧沉重地打着节拍,绿谷只有抓紧时间,让他慢慢地适应缺失了五年的时间。

——绿谷出久这一觉足足睡了五年。

 

 

 

 

“办理好出院手续之后,病人就可以出院了。”

绿谷出久头顶着汗水站在母亲身旁,那白色的日光灯将绿谷出久照得精神都有些恍惚,神游般地听着穿白大褂的医生对着绿谷引子说着两人离院回家后的注意事项。

 

 

“患者这段时间最好在家中静养好好地做康复,毕竟已经没有五年做过运动,需要循序渐进。”

“另外患者作为‘植物人’,身体细胞一直处于新陈代谢强度较低阶段,身体状况实际上处于16岁,而不是20岁的阶段......”

 

 

绿谷很想集中注意力,他想将医生的话都听进去,少给消瘦了的母亲再添麻烦。可实际上的从病床下地后的五分钟里,他的小腿肚一直在不住地打颤,甚至耳边充斥着蜜蜂嗡嗡群响般的杂音扰乱着他的思考。

要不是他背后紧紧地贴着一个温热健壮的身躯,而那人的手臂正好牢牢地锁住在了他的腰上,绿谷都无法保证自己下一秒会不会立马跪到地上。

 

对方霸道的很,连高热的体温也从相触的后背上漫延到绿谷全身。

他们挨得太近了,而且这样的姿势还很累,但是在绿谷小心翼翼地瞄了瞄身旁人对着医生长篇大论愈加不耐烦的神色后,愣是一声都没敢吭。

 

 

绿谷虚弱的身体是长期不动的最大后遗症。

如果不是这些,绿谷出久可能根本无法意识到他已经作为一个不能动,不能说话,甚至不能思考的‘假人’五年了。

 

毕竟这五年的时光在他身体外貌上没有分毫的体现。

 

绿谷醒来不久就在镜子里仔细地打量了自己,出乎意料地和记忆力完全接轨,他依旧是那个国中生模样。

那对祖母绿的瞳孔镶嵌在大大眼眶里,卷卷的绿毛蓬松地杂乱,应该是有一段时间疏于打理了,几缕发尾翘翘得往上翻,点点雀斑在更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上更加明显.......

头发好像长了点?雀斑也......好像少了点?大概因为长期不见光,颜色都淡了点。

 

 

绿谷出久一直有着很强的适应力,在接受现状后,思维更是很快地从对于自身的探索转向了对于现下处境的分析。

 

已经过去五年,那我的高考成绩还算数吗?我的身份证上记录的实际年龄应该按照二十岁来算还是十五?

我最快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到正常人的身体素质?

少了五年的时间,我......还有机会上雄英吗?

 

绿谷混乱的脑海里,不自觉地勾画,或者说不受控制地浮现了一个模糊又清晰的剪影。

他觉得脑子很乱,很多记忆都有混杂交织在了一起,但是那温热灼烫的手掌拍在他的肩侧的画面就凭空地闪现。

那羽毛般烧焦的气息混着淡淡的黑烟一下子钻进绿谷的脑子里,耳边响起的是昨日少年冷着脸,嘴里吐出嘲讽至极的话语。

 

 

【如果你这么想当英雄,我有个绝佳的办法哦。】

带着少年过分轻狂的恶劣。

 

【你就相信自己下辈子会拥有个性,然后爬上屋顶狗爬式地一跳这么一跳!】

那是剧烈燃烧火焰下唯独针对自己的阴影,藏在恶魔怀着最大恶意轻挑起地嘴角下面。

绿谷统统都无法忘记。

 

【怎样?】

爆炸响起!

 

 

啊啊啊,真是为什么一回忆就想起这种不好的画面啊,还有果然太努力地想事情的话头就好疼!

绿谷有手掌狠狠地拍了拍头顶,过去钝痛总能给他清醒,这是集中精力的老办法,但是此刻连带起的那些一点一点的酸麻,都像是那人曾经给过他的‘教训’。

 

绿谷撇着嘴苦笑,果然怎样都没法忘记他吗。

不过,如果是他的话,五年时间大概已经够他成为出色的英雄了吧。

 

.......可恶啊,我都还什么都没做就被抛到了后面吗?我明明还计划了假期特训,制定了针对雄英考试的多种方案。可是那有怎能......来不及了,都来不及了!

 

绿谷攥紧了拳头,愤怒,嫉妒,后悔,失落,难过,最后是

——真的真的真的好不甘心啊啊!

小胜、爆豪?

爆豪胜己爆豪胜己爆豪胜己,难道我就真的真的追不上你了吗?

 

 

“啧,我说老子大清早爬起来可不是来听废久你来叽叽歪歪、碎碎念的啊!”

 

明明刚刚还在耳鸣的耳朵,却清晰地听见了门被啪的一声推开的声响,比记忆中更加低沉沙哑了几分的声线在绿谷的耳边轰然炸开。

绿谷的身子反射性地徒然一震,下意识地僵硬了脖子,绿眼眶里控制不住地溢出了泪水,缓缓地扭过了头,然后瞪大了眼睛。

“小、小胜?”

 

绿谷出久是在掩埋身体中的恐惧里,愣愣地迎接高大黑影的降临,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那印象中绛色的眼睛好像真的才睁开不久,那滴血的红色比当初都更加暗沉不少。可还不等绿谷反应过来,那挺拔的鼻梁却带着破风般的架势袭向了他,那炽热的鼻息直直地喷在苍白的侧脸。

下巴被人用两指夹住,才摩挲了一下绿谷就觉得浑身触电般得打着哆嗦。

 

“我说废久你刚刚是喊了我的名字对吧?”

“你在念叨什么呢?不会是我的坏话吧?”

 

在对方懒懒的话语中两人的距离被无限拉近,绿谷脸颊上凡被热气侵袭过苍白肌肤,都如同被泼了红墨般地渲染开来。

 

 

“你、你、你你”

绿谷才发觉自己好像舌头也发麻无力不好使了一般,支吾了半天没说出第二个字来,还连累了机械后退的小腿没了半分力道,愣是没能在床上挪动半步。

 

“废久?”

来人皱着眉,锐利的视线就直直地定在绿谷瞬间通红的脸上,盯着不停地瑟缩着恨不得离自己远远的动作,不禁眯起了眼安静半秒,好似想到了什么,立马阴沉地拉下了脸。

 

“喂,废久,我说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你最好别告诉我,你睡了一觉后就什么都给我忘了!”

 

 

绿谷出久的衣领被人攥在手里,上半身整个给从病床上提了起来,脖子勒紧的感觉让他只能发出噫噫地小口抽气,可惜那最后的出气口都被对方直接地含在了嘴里,不留缝隙地给堵上了。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他死死地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啃食自己嘴唇的家伙。这么暴脾气,蛮不讲理,还我行我素,毫无疑问就是刚刚惹得自己头疼不已的发小。

爆豪胜己。

 

 

 

在过去的半小时里,绿谷看到了自己,母亲和医生。

比起没什么变化的自己,完全陌生的医生,甚至消瘦了母亲的脸上都在模糊的记忆力有迹可循。

 

而现在,绿谷却在和自己记忆中完全不同的驯幼染接吻!

对方几乎用上了要把自己揉进身体里恶狠狠的力道,色红的眼睛泛着如同抢食时野兽的凶光,死盯着自己一眨不眨。

绿谷用尽力气推搡却只是摸清到了对方隆起的胸肌和肱二头肌,毫无疑问对方如同他先前揣测的那样,完全没有拉下英雄的修行训练,从之前俯视自己的角度目测,对方的身高可能直逼一米九。

 

 

嘶——好疼!

绿谷的泪水顿时如同坏掉的水龙头似的大滴滚落,终于回过神来对上了那凶猛地如龙似虎的视线。

小胜竟然咬了他的舌头!

 

好吧好吧,绿谷觉得现在自己完完全全可以抛开心头仅剩下的疑问,百分百地确定这是他那魔鬼般的发小了!

 

 

可是他们的关系是能够相互咬嘴唇的关系吗!不是啊!

之前不是还很恶劣地撺掇我跳楼来着的吗?就算我不在意,小胜眼里对自己的不屑也是真的吧!

不是说自己当了五年的植物人吗!没人骗自己的对吧,不是愚人节的搞笑节目吧!

难道小胜喜欢的是睡美人这款的吗?可、可、可是那么多病人也不该是我啊!还是说这是五年后的捉弄人的流行方式吗?

天!谁来告诉我,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啊啊!

 

 

 

评论 ( 20 )
热度 ( 19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