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蟹

大声说话
cp@七羽虾

© 六蟹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原始感官(R)

*最新漫画后的ABO无脑ooc产物

*有车

*@千屿  ,啊啊啊,太太这是之前作死的我,斗胆想要献给您的车,我真的很努力地开了,可惜根本没有驾照,跪!这质量依旧令人发指,暴风雨式哭泣。

 

 

触觉是最原始的感觉,是生物是否活着的标记。

那听觉呢?嗅觉呢?

 

在黑暗里张大眼睛只不过是让血液在内里汩汩流动得声音变得更清晰,让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变得更加刺耳。让潮湿空气里的水凝结成冰,躯体在从脚踝缓慢上移的触感里颤抖地更加剧烈。

 

绿谷出久少有地感觉自己的咽喉被异物堵塞刺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想从里面爬出来,让他感到恶心,但他只能死死抵靠着衣柜壁捂住嘴,让自己不要尖叫出来,五指扣紧了怀里柔软的衣物。

 

那残留在衣物上的气味属于一位体魄强健,荷尔蒙浓烈的Alpha——那熟悉的硝化甘油,从往日的畏惧,化为此刻精神恍惚的Omega的心房里最坚强地堡垒。

 

小胜的味道。

 

这是自小就足以让绿谷出久腿软了的名字,他大口喘着气儿卧躺在ALpha的衣柜里。

往日里,绿谷只会在每个月那么几个难熬的发情期里,摸黑到发小的房间,让对方帮忙解决一下自己生理的问题。

但是在几日连番的高压活动后,绿谷出久察觉到自己或许是真的有点疲惫了。

 

两天前,夜眼先生说,最强英雄的继承人要永远微笑着带给别人安全感,这是他的责任,然后绿谷眼睁睁地看着一位英雄走了,那是哭泣与嘶吼也换不回的死别;那日的悲伤过后,通行学长今天依然微笑着敲着绿谷他的脑袋,鼓励他要笑出来,尽管他可能即将永远永远地失去他的个性了!

 

每每一想到这些,绿谷就抽噎着想要哭出来。

 

可是所有人都在期待他用笑容显示他渡过了心里的那道坎儿啊,所有人都盼着他能够坚强地走完这段坎坷崎岖的路啊,欧鲁迈特做到了,通行学长做到了,他一个小小的绿谷出久怎么能哭呢?

 

不加掩饰的期待是沉重的,那语言,那行为,统统都是。

 

那沉重是摆在愚公面前的大山,那被称作愚昧一家子永远都在期待着自己的下一铲子,下一铲子,说不定就能把山给挖没了,把路给挖出来了。但要是没有那好心的神仙下凡,谁会相信这感天动地的伟大精神。

 

说到底也不是愚公那家人移走的不是吗?还是别人的力量!

 

绿谷出久是愚公,但欧鲁迈特不是那下凡的神仙。

 

大家都只看到山没了,又有几个人真的知道那山是不是被搬到绿谷心里去了?

 

绿谷出久现在的朋友大都是在得到‘个性’后结交的,那个人其实说的没错,他总是对的!绿谷出久的力量、个性、现在作为雄英一份子的资格,统统都是他借来的,对某些人而言,说难听点儿就是他绿谷不要脸地偷来得!

 

毕竟,能有多少人知道绿谷曾作为无个性时,那如同被吸进没有一丝光线,永远看不见尽头的黑洞的压抑感?多少人知道一位职英当着他的面,说自己不是最好的继承人那同蚂蚁噬心的悲伤?

没人知道他有多么珍惜这从天而降的大礼,而更加无人知晓当他对通行前辈说出想要将这份礼物物归原主时的绝望!

 

Omega是天生敏感多疑,易伤感的小尤物,哪怕一根筋如绿谷,哪怕经历那么多的大起大落,身体被现实操练地同Alpha一般的绿谷。

绿谷心乱,他在寻求只有身为他独属的Alpha才能给予的,绝对的安全感。

 

刚刚小胜看起来心情不好,轰君也是,两人都很早就走了呢。

绿谷边想着边在柜子里躁动地翻滚,小胜会发现我吗?肯定会的吧。

 

话说自己大概是世界上最差劲的男友了吧!

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好好地对小胜说一句,希望你明天能够考出最佳成绩,取得临时执照的吗?到头来躲在人家衣柜里算什么啊?

不对,要是自己说出这种话的话,肯定又要被当做是挑衅了吧......

 

绿谷出久仗着黑暗优势红了脸,默默厌弃着自己都快要深到骨子里的,对那人的妥协本能,一边竖起耳朵听着浴室门被人打开,被门模糊了的脚步声。

绿谷有些放任地将自己缩进团在身边的衣服堆里。

   

   

“我他妈的!.......废久你这个点跑这儿来,想死吗!”

 

 

车在此

https://shimo.im/doc/9ULrRqia2Q8ZiAxD?r=3P2N7Q

评论 ( 22 )
热度 ( 58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