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蟹

大声说话
cp@七羽虾

© 六蟹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Under The Water(一)

*东京食尸鬼po,高中生设定,有二设

*黑暗世界里的鬼畜甜宠!

*Summary:食尸鬼的爆豪曾经救过幼时绿谷出久,可他却拒绝并轻视作为人类的绿谷的示好,直到绿谷出久彻底地转变成了食尸鬼……. 

*BGM:Under the water –The Pretty Reckless

 

 

Lay my head, under the water

让我的头,深埋于水面之下

Lay my head, under the sea

让我的脑袋沉浸于海洋之下

 

 

 

00

 

唾液掺和着血水,从大张着的嘴和鼻腔里涌出来,仿佛被呕吐物堵塞咽喉的窒息感逼着绿谷出久无力地一阵一阵对着马桶干呕,涎液、汗水和生理的眼泪一齐打湿了他凌乱的衣衫。

胃里有火在燃烧,生理上的,精神上的。

 

绿谷第一次开始天马行空地想象自己会怎么死亡!他第一次这么疯狂地渴望充满腐肉与血腥味的死亡!

 

每呼吸一口气,绿谷都能感觉到肺部的撕裂痛感,他能感觉到那潜伏在自己胯骨之下的怪物的每一下脉搏、每一次心跳!那里有一个生命在自己皮肤之下挣扎、律动!

它死命地想要挣脱桎梏,望图撕裂这纤弱单薄的皮囊,以便舒展自己萎缩的骨节与肢体。

 

浴室门被在外面游荡怒骂的魔鬼踹打地‘框框——’直响。细微的螺丝松动,门把呻吟的碎响,都如同蛆虫入耳钻入绿谷出久的每一条静脉,贪婪地将他的血液连同理智统统、一滴不剩地吞噬殆尽。

 

别踢了,小胜,别踢了——

 

绿谷出久目光涣散地盯着透白刺目的天花板,唯一有力的五指死死扣在马桶边缘,整个身子无骨地躲塞在冰冷的墙角,瑟瑟发抖。

 

好饿啊!

可是我吃不下啦,小胜!

小胜!别逼我啊——

 

说不出口的哀求在绿谷的脑海里放大回响,化为震耳欲聋的呐喊。舌尖上的味蕾将那口腔中残留的异物化为无尽诱惑,那本能像鲜草于羔羊,本不该称之为堕落。

 

 

绿谷面上布满绝望的惊恐,扭动着身子,徒劳地想要远离破门而入的少年。那原本最灿烂、自己最渴望的身影此刻却化为地狱里的熊熊业火,变成自己眼里最恐惧的存在。

 

“别这样,别这样,咔酱——”

 

少年对绿谷的祈求置若罔闻,毫不留情地抓扯、拖曳,将止不住颤抖的身体一下子掼到餐桌上。少年用自己滚烫的身躯将绿谷出久的挣扎、反抗残忍镇压,把猩红还带着血丝的肉块硬生生地卡入他的咽喉,再死死捂住他拼命想要逃离的嘴。

 

恶魔在静默等待着肉块顺着绿谷狭窄的食道,落进滚烫的胃里,融进沸腾的血液。

 

少年目光冷漠地看着那双平日里充满生机,永不黯淡的双眼里光芒点点消散,唯独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恐惧与空洞,

 

他嘲讽地扬起嘴角,他当然知道那双让自己腻烦了十多年的眼睛在诉说什么。他想说什么,无非是:

 

别这样!

 

别这样,咔酱!吃了、吃了——

会变成怪物啊!

 

 

 

1.1

 

“可是我真的、真的很喜欢小胜啊......”

 

暗光流动着的赫子狠狠地抽打在绿谷身边的墙壁上,惊起一片尘埃与碎石。

绿发少年一边哭泣地揉着眼睛,想要掰开爆豪粗鲁攥住自己衣领的手,一边自顾自地向着对方深情告白。

 

 

这是一场维持了十年的告白。

 

 

“我他妈早就说过了,谁会管你喜不喜欢啊!废久你当你还是小屁孩玩儿过家家呢!”

 

爆豪胜己阴沉着脸,青筋直爆,一把绿谷出久死死地压在墙壁上,不屑地看着他忍痛涨红着脸的狼狈样。

 

一个弱小的人类还敢和喰种表白?你咋不和猪排饭恋爱呢?

活腻了吧!

 

总是畏畏缩缩地躲在自己的身后还不够吗?还妄图和自己站在一起?做梦!

 

爆豪单手提拎着绿谷,把他拉到自己身前,愉悦地听着那张讨他厌的嘴里发出倒吸冷气的声音。他弯起眼角,露出从小开始就被绿谷视为最常见、最危险的黑暗笑容。

 

“给老子听清楚了,废久!哪怕和我考上了一个高中,最好也别装出和我很熟的样子!”

 

“别以为我真不会吃了你!”

 

 

 

1.2

 

绿谷出久费力地扶着墙壁站起身,看了看刚刚自己小腿上,无意间被墙壁上吐突出的尖物划破还在渗血的伤口,回想起方才爆豪一副午饭里瞧见了苍蝇的表情和那道匆忙离开的背影。

无奈地扯起嘴角笑了笑,小胜总是这样不坦率呢......

 

旁人总是以为自己消不完的伤口是恶言恶行的‘人间行走式爆炸机’欺凌留下的,虽然这话到也没错......

绿谷熟练地拿出绷带包扎上了伤口。

 

但是要是他们真的见识过小胜生气起来打架的模样,才会明白爆豪对他、对所有‘人’有多温柔了吧?

 

毕竟那可是小胜啊!是拯救了自己的英雄啊!

 

绿谷出久红透了脸,试图用双臂把自己裹了起来。

 

小胜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毫不顾忌地伸出赫子,哪怕是威吓,那尾巴也从没真正地落在自己身上,果然,我对小胜来说也算是‘特别的存在’......吧?

 

啊啊啊啊啊,不行!再这么矫情下去,更会被小胜讨厌的啊!

害羞不如锻炼啊!

 

 

1.3

 

绿谷抱着皮球小心地走在无人的街道,他刚刚才在大路和新交上的高中朋友道别,就碰上了寻求自己帮忙,找丢了遗物的孩子。

绿谷看了眼化为危险区域的街道,又望了望奶声奶气,睁着大大的泪眼的小孩,终究是没能狠下心来。

 

就一会儿而已,希望会没事儿吧!啊!话说,记得小胜好像也警告过自己别来这里来着!啊啊啊啊!要是碰上了,自己绝对会死吧!

 

没有人,往往意味着喰种的聚集!

 

 

绿谷被自己冒出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一想到爆豪又要虎着脸,亮出尾巴凶自己的可能,立即颤抖着加快了脚步。

 

 

“喂!那边的少年!”

 

突然一声大吼,绿谷感觉自己如风一般,被人瞬间抱了起来,在大楼之间飞速地穿梭。

 

“少年!等下我把你放到一边!你就赶快躲到安全的地方去!明白吗!”

 

飓风将绿谷的眼皮和嘴唇都掀了起来,绿谷使出吃奶的力气回头,才清夹住自己的人。

对方至少有两米,显眼的金色脑袋上竖起两个怪异的犄角,扬起得灿烂微笑让脸上的肌肉堆起几道显眼的折子,甲赫布满了对方肌肉隆起背部。

 

原来是喰种吗?

好——绿谷还来不及答话,几道黑影就凭空出现在自己眼前。

 

 

“少年!!!”

 

绿谷听见了耳畔对方的怒号!嗯?好像隔得很远?

刚刚.....不是还在自己身边吗?是在.....喊自己吗?

 

 

“自己身体都破烂成这样了还要救一个没用的废物,该说真不愧是你吗?ALLMIGHT。”

 

绿谷的肩膀被什么玩意儿给抵住,不能动弹。他转动眼球,看见着一个淌着粘液的丑陋的赫子完整地穿过了自己的腹部,好疼!

连绿谷出久他自己都在惊异,自己的意识在这一刻竟清晰到了极致!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蜈蚣一般的肢节,一段一段地在自己身体里进进出出,如同凌迟般地缓缓拖扯出自己粉红的肠子。脸颊溅上属于绿谷自己体内温热的液体,呆滞地看着流落了一地的脏器。

 

绿谷出久清晰地记得,当他看到那副惨状时,心里竟想的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来......不是每一个喰种的赫子.......都像小胜一样的好........看吗?

 

 

1.4

 

“喂、喂喂,我说,橡皮头这种时候你叫老子来搞毛啊!......ALLMIGHT?你受伤了!”

 

爆豪胜己瞬间低俯下身子,朝着比起往日小了好几个型号,腰上裹了好几层纱布的欧鲁迈特低吼。

这是他愤怒的前兆。

 

“哟!晚上好啊!爆豪少年!嗤——”

“都吐血了!就给老子闭嘴啊!蠢货!”

 

 

爆豪气炸地捶了下身旁的墙壁,裂缝从他掌下在墙体漫延,崩塌。

 

“收敛点你的臭脾气。”

“橡皮头!你他妈在说谁的脾气臭啊!”

 

“他们今天找上了欧鲁迈特。”

“这不废话吗?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来!”

 

“当时绿谷出久也在。”

“!”

 

 

相泽的目光透过缠绕住面庞的绷带,看着最有潜力的后辈难得地慢慢安静了下来。果然,无论过去了多久,这种时候只要一提那个孩子,对方就会安静下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算了,本身也不管自己的事。

 

 

“啧,他在哪里干什么?”

“不知道呢!.......我看到绿谷少年的时候,他手里好像抱着个皮球。”

 

欧鲁迈特揉揉头,突然拍了一下手,开心地说道。

 

“啊呀!果然是个乐于助人、可爱的孩子呢!愿意帮助丢失皮球的孩子寻找皮球吗?真年头这么好的孩子已经不多了!”

 

.......呵呵,果然是那个书呆脑子能赶出来的事,爆豪不耐烦地皱眉问道。

 

“他人呢?不会死了吧?”

 

“这就是我叫你来的原因,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相泽颔首示意爆豪跟上,带着他从楼梯往下走。

 

“哈?这事儿,还能有什么好消息?”爆豪冷漠地嗤笑,说实话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跟上去,说白了橡皮头无非就是要他去照顾绿谷出久,安慰一下脆弱人类的受伤心灵。

当他是保姆吗?

 

喰种的身份本就不应该暴露,可奈何哪怕他爆豪也还有年少无知的时候,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和人类身体构造的不同,要远离那些弱小的存在。

否则怎么可能会让废久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能让他纠缠自己这么久?不过他知道了也无所谓,奈何他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相泽瞥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却神神在在的少年,收回目光是眼神沉了沉。

 

“坏消息是刚我们赶到的时候,绿谷出久的腹部被洞穿,腰部撕裂15厘米的口子,三分之一的内脏损坏,失去体内血液百分之三十。”

 

“......”

 

 

爆豪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那没有源头的愤怒化为黑色,从右眼猩红的瞳孔侵袭、占据整个眼球,赫子从躯体深处彻底冒出,两手的骨节被握得咔咔直响。

相泽却好似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异常,对后者的狂化毫不纸质,径直推开了眼前厚厚的铁皮门。

 

“好消息是,我们及时移植了恢复力最强的欧鲁迈特的器官,作为弥补绿谷出久的残缺。”

 

 

爆豪的目光扫到到房间的角落处,立即一凛,瞳孔猛缩。

 

喂喂!不是吧!

 

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味和悲惨的泣音,生生扯断了他脑中的最后的一条防线。

 

压制不住的兴奋卷袭了爆豪脑子里所有的神经,刹那间绷紧了他所有的每一块肌肉。

 

好你个绿、谷、出、久!

 

爆豪目光放肆贪婪地瞄准向在一条条桶粗的铁链包围下,如同受伤失去理智的狂兽那样挣扎哭泣的少年身影。

那从震颤的胸腔里挤出的沙哑狂笑在空旷的仓库里,应和着铁链拉扯产生的鸣声。

 

妈的!

你这是得有都喜欢我、啊?废久!

 

 

“我们无意间发现,通过器官的移植,绿谷出久转化成了和你一样”

 

 

爆豪尾赫一甩,将身子瞬间送到跪坐在地上的少年身前,眼神略过被锁链勒出道道印记的白皙肌肤,右手有生之年来第一次,毫不怜惜地扯住那熟悉的柔软卷发,往后一拽。

 

哈!这可真是!

 

 

“独一无二的”

 

“——独眼喰种。”

 

 

爆豪兴奋地伸出舌头撵过嘴唇,划过牙尖,第一次这么缓慢又爱怜地舔过那同自己一样的,被黑色侵染的左眼。

 

那挣扎吼叫的身体逐渐僵直,空洞的眼神终于开始聚焦,少年扭转过僵硬的脖颈,异色的双眼直直望向了来人,嘴唇机械般地一张一合。

 

“咔、”

“咔酱——”

 

 

Don't let the water drag you down

别让潮水将你冲走

Don't let me drown

别让洪水将我淹没

 

 

 

 

 

对不起!小久这么弱,以后绝对会变强!我保证!设定和开头借鉴食尸鬼,但是绝对只有开头,我保证!写得匆忙,没有逻辑,求不要骂我,我的内心很脆弱的!我保证!

评论 ( 24 )
热度 ( 10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