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蟹

大声说话
cp@七羽虾

© 六蟹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鬼迷心窍(三)

*跟踪狂大咔/学生久,普通世界设定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带薪休假吗?更何况没记错的话,现在应该是我的预约时间,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一声门框与门发出‘框’的悲鸣,轰焦冻侧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爆豪胜己顶着个难得一见的颓废脸的‘臭相’,骂骂咧咧、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自己右手边的沙发上。

 

“......你这是尾随人家终于被发现,要被控告性骚扰,所以来求助了吗?”

 

虽然感觉很可怜,但这并不是你打乱我时间安排的理由!

轰焦冻表面波澜不惊,内心稍有不愉。

他木着一双异色的眼睛,冷淡地盯着对方那头杂乱坚挺的金毛,意外地察觉了那眼眶下浓浓的乌青,透过那表面泛出的微微疲惫,轰几乎看到了对方几乎从头到脚都在剧烈燃烧着的诡异画面。

 

这家伙......是快要爆炸了吗?

 

 

“操!我去你妈的尾随!屁得性骚扰啊!”

爆豪气急败坏地将背包重重地砸在身前的圆桌上。

 

“要是老子不想让人发现,凭废久那个破智商怎么可能发现的了啊!你这家伙是在小看我吗,半边脸混蛋!”

爆豪恼怒这时机还真的不凑巧,正好碰上了自己最嫌弃、最讨厌的对手,偏偏还得强忍着恨不得把这碍眼的家伙直接扔出去的欲望,老老实实地按着规矩坐下。

 

“你个妈宝才是应该乖乖回家,然后顺着你那牛逼爸爸的意,去相个亲,结个婚,一切不就都完事了吗!哪需要像你这么一天天,有一堆幺蛾子要折腾啊!把宝贵的时间留给最需要的人,才是实现阴阳脸你那卑微的人生意义的最好方式啊!混蛋!”

 

轰焦冻收回视线,选择无视对方的挑衅,直捣黄龙地给予致命一击。

“......所以说,你是光明正大的偷窥吗?那岂不是更可怕?而且还给别人取DEKU这种外号,人家竟然能容忍你的脾气,我倒真想见见是个怎样的人啊,一定能够学到很多与人相处之道吧。”

“不过,既然现在你这么落魄地回来了,估计,不,绝对是被对方拒绝了吧。”

 

爆豪胜己顿时被戳中痛点,愤怒地蹦跶起来,撸起两边袖子,阴着个扭曲的脸,威胁道:

“操,你丫不会真以为老子不敢揍你吧!信不信我揍扁你啊!”

 

 

八百万微微蹙眉,轻咳一声,朝轰微微颔首示意,打破了两人此刻的剑拔弩张的氛围。

 

“好了,冷静点爆豪!看在你难得来一次的份上,我就破例给你插个队好了。不过,让轰旁听,希望你能接受吧。虽然这样有违咨询师合约,但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你没有意见吧?”

 

爆豪胜己不爽地切了一声,到底没在出言反对。

 

他难道感受不到,这两人暗搓搓地想要打听自己八卦的心思吗?果然当初让切岛那两蠢货知道这档子事就没啥好处!

提得建议屁用都没有,还把人给吓跑了!要不是现在他真的到了进退两难地步,他怎么可能轮到那该死的阴阳脸来看他的笑话!

 

“所以说你到底遇上了什么问题,要向我求助?”

 

八百万偏偏头,虽让内容三人都心照不宣,但形式还是要走得。更何况,她也是真的有些好奇,是什么人难住了警队里最出色,最桀骜不驯,又最具争议话题的大队长。

 

“......他不让我跟他联系了,就这样。”

爆豪烦躁地不断翻打打火机的盖子,又在八百万警告眼神下,摔在了一旁。

 

“好吧......那我先换个问题,你怎么确定你是喜欢他的?”

“还能怎样!就是喜欢啊!”

 

听着爆豪不屑地嗤笑,还有那看向傻子似的眼神,八百万皱皱眉头。

 

“我希望你能配合一点,不然我没法帮你解决你的问题。你可以先说说,为什么你觉得,你对他的感觉会是喜欢?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毕竟你们才认识一个月。你可能没有一个具体、客观的判断,我是说你可能没有你想得那么喜欢对方。”

 

八百万习惯性地推推眼镜架,试探着用语言引导对方,每一个天生心理防备意识浓重的、不配合的访问者,对于她来说都是个难得的挑战。

 

 

 

“......变得斤斤计较了......”

“?什么意思?”

 

 

“老子......我是说,我开始变得斤斤计较了!”

爆豪翘起腿,仰头把自己瘫进了沙发里,竟显得有些颓废地望着空白的天花板,好似沉浸在回忆,在短短一个月里,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从一个月前开始,我每晚都会像傻逼复习功课一样,思考一遍自己帮他干了啥,像什么帮他搬书、带饭之类的小事破事。”

“虽然我都不会跟他说,但是自己想着就会感觉很有成就感......”

 

“然后我每天都想怎么才能把自己变得更好一点?怎么对他更好一点......虽然,还有很多时候是在想怎么欺负他......他哭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哼!虽然笑起来也不差......”

“啧!反正就是把他欺负哭,我心里就会很爽,别人不行!”

 

爆豪无视了两人看向他,越来越奇怪的目光,自顾自地说下去。

 

“原来老子.......才不会在意别人对我那些乌七八糟的评价!反正垃圾的话都是垃圾!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老子现在就会忍不住地介意!.......我甚至连我的名字都没敢告诉他......想给他留个好印象,但现在看起来他好像很在意.的样子....”

“而且、他甚至还因为这点小事把我给甩了!妈的,气死老子了!”

 

......原来你也知道你的名声有多差啊!而且都一个月了,你竟然连名字都没有告诉人家,是个人都会觉得你很可疑吧!爆豪你难道不应该谢天谢地,感谢人家没报警了吗?

 

“卧槽!你把你想得都说出来了啊!给老子在一边乖乖呆着!快给老子装作自己不存在的样子啊!半边脸混蛋,不然老子废了你啊!”

爆豪气急败坏地踹了轰焦冻坐得沙发一脚,换得八百万百的一句呵斥。

 

“好吧,我大概可以确定了.....那如果说我要你打个比方,比喻一下你心目中,你们两个的关系,你会怎么表述?”

 

“比喻?那他肯定是绵羊!还得是绿毛的那种!”

爆豪眯了眯眼睛,不假思索地回答。

 

 

为什么是绵羊?一般形容恋人难道不应该是像什么兔子、小猫之类可爱小动物吗?为什么是绵羊?还得是绿色的?这是什么特殊癖好吗?而且对方是绵羊的话,那爆豪是什么?牧羊犬吗?

 

 

“都说了给老子闭嘴啊!混蛋!”

爆豪终于忍不住把手边的打火机甩了过去。

如同受到挑衅的兽王那样发出的凶狠警告,爆豪胜己突然挑起狰狞嘴角,露出一口锐利的尖牙,血红的双眼带着不可一世的高傲,怒笑道:

 

“谁会是狗那种低等动物啊!”

“轰焦冻!你给老子听好了!“

”牧羊犬只会守着一群羊!”

 

“而只有孤狼,才会盯着一只猎物不放啊!”

 

爆豪胜己近乎平静地转过头,对上八百万百那惊讶地眸子。

 

“刚才还有一句我忘了说了。”

 

“不是一个月!”

“!”

 

“早在八百年前!老子就认识废久那个蠢货了啊!”

 

 

 

 

 

 

 

 

 

 

 没人能够改变固执的绿谷出久。

至少过去的十八年里没有。

 

曾欺负过他的淘气小孩没有,他的任课老师没有,甚至绿谷引子,他的母亲也没有。

 

 

 直到在他十八岁的尾音即将敲响,在第七个没由来,从朦胧不清的睡梦中恍然惊醒早晨的刺激下,绿谷出久才终于愿意分出自己聪明的大脑的一部分意识,开始思考:

若有朝一日,自己过去用了十八年才培养出的精准作息规律,如同被世人坚信为最坚固的堡垒,却在一夕之间被最为猛烈的弹药炸毁崩离那般。

被一人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完全改变、搅乱的话,这是否意味着,对方对自己来说已经算是个足够‘特殊’的存在?

 

 

 

 

“哟,小久呀?今天你哥也没陪你一起来买东西呀?”

 

“啊?谁!.......哦,我哥呀!”

“他、他最近回家啦,大概这段时间都不会再过来啦......”

 

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周里,绿谷出久已经渐渐习惯了街边拐角处卖水果的大叔、家里有没对象的姑娘的阿姨、甚至还有不少从未和自己搭过话的女孩子们,都不约而同地对于自己进行‘类似这样的亲切问候’。

 

果然,像他那样的人很受欢迎的吧?

 

从初次对身边的人胡诌对方身份的罪恶感,到现在带着熟练地平心静气,向所有人解释出‘他们’虚假的故事,等到自己真的反应过来的时候,绿谷出久早已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自从自己头脑一热地单方面拒绝对方,并断绝联系后,绿谷也曾忐忑地特意留在空无一人的校园徘徊到深夜。

 

绿谷出久知道他或许本是有那么一份期待!

 

可惜那个他以为会带着一如当初那般强势闯入自己内心世界,一定会愤怒地跑来找自己当面对质的人,这次没有出现。

 

那份期待会随着时间消失吗?

 

等到他发现自己无意识间,将那个被自己拉入黑名单里名字,从那空荡的表列里拖出,绿谷出久才发现自己心中的那份念念不忘;

等到他把自己和那已经消失的人,曾有过的所有联系存在的唯一证明,那无数个互相秒回的短信,麻木般地读了一遍又一遍,绿谷出久才苦恼又庆幸自己在十八的年岁的尾巴里,终于如同正常的青春少年那样,体味到头一遭恋爱的烦闷。

 

 

绿谷出久抱着怀里的东西慢慢往家走,他在自己脑海飞快地模拟思考,这份速度太快,让他每次脚抬离地面,再踏实台阶的间奏,都显得像度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那么骄傲的人,发了那么多短信我都没回,他肯定......应该是生气了吧?我是不是该给他道个歉?

......不行,那样势必会引出更多的交流,他绝对会趁势追击!但是我现在这种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意状态,只会给两个人都添扰更多的麻烦!

   不过、或许他也没有那么在意我吧?他都很久没给我发短信了呢。

 

   ......估计他现在已经生气到不愿意见我了吧?哦,说起来我们本来就已经一周没见了呢!

绿谷即这周以来第无数次地失落低头。

对方肯定不会在意自己了吧!毕竟,他是个那么优秀的人!

 

 

不怪绿谷出久在不知根不知底的情况下,就冒然地觉得对方很优秀。

 

 

对方从不掩饰自己的性情嚣张乖戾,反复无常,还得外加一条脾气暴躁,脏话、动粗不断,即便口口声声谁是在追人,绿谷也没能察觉他有多少温柔。这点若是让那些有心的小姐姐们知晓了,估计得为那英俊的皮囊默哀一个钟头,以示不值。

 

但若是真要细数对方的优点,并列出个条条款款的话,或许会有惊人的发现:

 

于里,对方在这爱情速食的时代里,不合常理般得是个体贴的情人。

 

对方那暴烈的性情,一旦遇上绿谷出久,就像商场大促销,事事都能打对折。

对方会在每一个夜晚,独自在绿谷出久打工的店外坚持地点上一杯咖啡,等上个两、三小时,只为能够和他一起走完短短二十多分钟回家的路。

还不提对方在一次机缘巧合的偶然下,完成了一个一挑五,‘英雄救美’的壮举,足以换得好感加分一万点。

 

于外,对方不仅身世外貌俱佳,还是侦查、调情、耍帅样样不落的好手!

男人能够从简单只言片语,就一丝不差地弄清绿谷出久所有喜好、雷点,还沉默地铭记于心。虽然永远都是摆出一副狰狞的嘴脸,将自己的好意一股脑儿地强加硬塞给绿谷,但是换了谁能不动心呢?

 

 

综上所述,面对这样一位霸道神秘、男人味十足的追求对象,到底为什么绿谷出久会拒绝对方的示好?

他又不是真的是四五十岁清心寡欲、追求安稳的中年人,在这个年纪的青少年们,哪个不没日没夜地幻想来段浪漫又刺激的罗曼史呢?

 

爆豪胜己不明白!换任何一个人来都看不明白!

 

说到底,只不过很多人都没有看透过绿谷出久。

 

 

 

在这世上很多事儿,不是简简单单地用大脑权衡利弊做出抉择。更多时候,人们在面对一件未知事件的时候,往往凭借潜移默化培养出的本能下得决断。

在部分心理学家眼里,这叫人们内心的潜意识。

 

而绿谷出久的潜意识得建立,不是在美满的家庭教育下获得的。

从出身到现在,他也没能体会到大多数人享有的父爱,四岁时更因为羸弱的身体被同龄人排斥,孤独的阴影与母亲愧疚的哭泣伴随着绿谷出久的整个童年。

 

对于大多数人间的交往,起始于对方看得顺眼,有缘就聊聊,试试能不能凑合过下去?不行随时能够舍弃换另外一个。

简单又随意。

 

而绿谷出久却清晰地记得与第一个朋友丽日的相识,是因为在上高中的第一天,那个栗发女孩不幸崴到了脚,而恰好路过的他背着对方去了校医院,才结下这段缘;

他与第二个朋友饭田的熟悉,是因为在班委竞选的时候,他鼓舞对方,做出正确的判断,让对方感激不已。

 

帮助对方≥获得友谊

 

 

现实不断地告诉绿谷,哪怕自己没做错任何事,依旧可能遭人排挤。

现实先教会了绿谷付出,才教会他‘得到’。

 

绿谷出久如同童话里的仙度瑞拉,在多年不断地付出下,终于在高中年华里,得到了教母珍贵的礼物。

仅有几位朋友的友谊,就足以让绿谷觉得心满意足。

 

可那个男人却如同风暴一般,卷着风沙,带着幻影,闯入绿谷出久狭小的世界,他只能勉强透过那层烈日下都显得厚重的阴影,瞥到对方那强大又模糊的背影。

对方一意孤行,毫无怜悯之心地将弱小的绿谷打得晕头转向、措手不及。

 

对方的追求猛烈,看起来毫无缘由,好似能够随时放手;对方的付出对于绿谷出久来说如同大山般得沉重,偏偏人家还不求回报!这让习惯付出、讨好的绿谷感到强烈的窒息感。

这些都完全打破了绿谷出久多年来沉淀下得人生阅历!

 

他早知道自己不是仙度瑞拉,他没有南瓜马车,美丽的水晶鞋,可是童话里的王子却跑出了书本,跪在了他的身前。

 

头一次体验主导权在手,感情的天平向他倾斜的感觉,没有让绿谷有新鲜感,只会让他感觉无从把握,战战兢兢。

 

 

我果然还是太懦弱了吧!

身体弱小,性格软弱,对于未来也是一片茫然,这样的我......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啊!

绿谷出久到底还是忍不住眼泪,放任它们滑落,统统掉落在了自己的衣领上。

 

 

这么多年来,原来自己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可是......果然、还是好难过啊!我是真的好喜欢他啊!绿谷抽了抽鼻子,止不住地颤抖动着肩膀。

 

我以为他不在了,我就可以忘了他!可是所有人都在提醒我,他的存在!

我以为不联系了,就可以忘了他!可是根本就做不到啊!

我该怎么办啊!

 

也不管丢不丢人了,绿谷出久机械地停在原地,开始控制不住地哭泣。

 

我都还没能够问到他的名字!还没有告诉他,其实我是喜欢他的!

甚至都还没来得急,看一看他墨镜下的眼睛,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啊!

 

初恋美好!两厢情愿更美好!

但奈何阴差阳错,犹豫绿谷出久骨子里对爱情的悲观,导致了他如今的绝望。

 

 

 

那隐藏在墨镜之下的眼瞳,会是和他头发一样,如同泛着耀眼阳光的金色吗?还会是像神秘的大海、深渊那样,幽邃叵测的蓝色?

 

啊啊啊啊!

真的!真的,好不甘心啊!

 

绿谷出久抱着怀里的东西,无力跌坐在台阶上,像是回到了四岁,被所有孩子嘲笑的时刻,眼神一如那时说不出一句话的空洞。

 

 

“啧,DEKU你在这儿哭个什么劲儿啊?果然,当初就不该听你的废话,放你一个人出来乱跑!”

 

一股凭空出现的大力拽住绿谷的手臂,不由分说地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绿谷出久一抬眼,就撞进了一片血红里。

 

 

 

 

 

 

 

 

 

作为一个攻控,超级心疼小久这次的投票啊啊啊啊!居然差小卡那么多!

我还是想要解释一下,这章有一些原著里的梗。我也在想过原著里,如果小胜没有和小久相遇的话,小胜可能还是会考上雄英,在轰前面受点有点小挫折。

但是小久若是没有近在身边的榜样,只有远在天边的偶像的话,他真得能够坚持下来吗?没有幼时小胜的陪伴,他会一直处于周围孩子无意识地排挤下,他还能那么乐观、毫不妥协地追逐梦想吗?

废话很多,反正就是超级难过,心疼他!

评论 ( 12 )
热度 ( 8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