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蟹

大声说话
cp@七羽虾

© 六蟹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鬼迷心窍(一)

*跟踪狂大咔/学生久,普通世界设定

 

 

爆豪胜己最讨厌不守时的人。

 

 

   

“真是,很不、不好意思,麻烦丽日同学帮我代班啦。”

 

棕色的短发女孩有些出神地看着眼前微鞠着腰,有些气喘的绿谷出久。

 

来人的背包带因为急速的跑步滑落到臂窝,刚进门时,还差点在光滑的地面上摔倒,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

等自己好不容易喘匀了气,青年立马不好意思地揉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慌乱又羞涩地解释。

 

“因为有重要的文件落在了学校,必须回去拿一下,要是耽误了丽日同学的时间,真是太不好意思啦!”

绿谷快速地弯了弯腰,语气真挚,如同幼芽上最翠的绿的眼睛里,透露出属于青年人里少见的温顺和沉稳。

 

即便是面对高中时就一直交好的友人,绿谷也永远无法控制地会想上许多。

对方会不会觉得因为没法拒绝才答应自己的请求?对方会不会觉得很为难?自己该如何答谢这份好意?

这些思想扎根于他的脑海,带着一种沉重古老的气息,笼罩在绿谷出久身上,让他时不时会在人群里,察觉些格格不入的落寞。

 

 

一般来讲,任何交往之间,委托与被委托的两者之间往往相互转换,随着相处时间渐长,这种情况怎么也不算少数。

但绿谷出久的有些想法总是很难和别人达成一致。

尊称,礼节,他如同最保守的骑士,保有最严苛的界限观念。

 

讲话不会很大声,遇到热情地女孩会脸红,甚至有过相当漫长的一段独来独往的时间。

他总能永远保持一种交往间适当而又贴心,甚至略带疏离的距离感,绝不会因为对方逐渐的熟络而有分毫改变。

 

哪怕绿谷这一点也被他身边的朋友们唠叨过见外很多次,但或许是幼时对于友谊的缺失感。他总是在固执中寻求平衡,带着那一份绿谷式独有的兢兢战战,小心地维持着自己每一份来之不易的友谊。

 

 

而这次因为突发状况紧急地拜托对方,尤其还是让身为女孩子的丽日替自己打工,哪怕只是短短地一小会儿,也足以让绿谷出久感到十分地难为情了。

 

 

“哎,那个……能告诉我怎么了吗,丽日同学?”

在无声中等待了一会儿都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绿谷立马紧张地抬起头来,有些突兀地发现友人此刻脸色带着几分犹豫与凝重,有些探头探脑地望向窗外。

 

少女反常地没有同往常一样,立马红着脸轻声安慰对方,相反她微微凑向绿谷,一脸严肃。

 

“小久,你认识对面那个带墨镜的人吗?”

“哎?”

 

绿谷侧头看向丽日示意的24小时的便利店,毫无意外地和那带着墨镜的男人眼神交汇。

 

已然入夜的街道,行人渐少,街道的路灯渲染了一片昏暗的小天地。那个男人的身影融入夜幕,就像距离海平面万里之下,沉在深海里的蚌珠。哪怕只给予一点微弱单薄的星点,他的光芒就足以炫亮整片海域!

 

男人戴着足以遮住半边脸的墨镜,徒留给人一个俊朗又紧绷的下颌,套着外衣夹克配白色连衫帽,金色的发尖从衣帽边缘夹缝里露出。

他倾斜着身子,坐在便利店提供的圆桌上,与外界隔着一道透明的玻璃墙。

 

在过去的十多分钟里,包括丽日在内的不少路人,都对这英俊却烦躁不安的男人身份,进行了不下几十种的幻想与猜测。

 

他看起来还挺年轻,不算很大,估计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身型超过一米八,肩膀宽阔,腰肢紧实,脖颈上的套着一条银色的颈链,与手腕上的银锁配成一套。

 

那人可能是个模特、明星?说不定是个想要体验民生的富豪?

显而易见,男人打扮时尚且名贵,从耳上的耳钉到脚上的长靴,都一丝不苟地,尽职尽责地,透出一股掩饰不住狂躁桀骜的豪气。

 

但是,他更可能是个富家弟子,兴许是个街头混混?

早在半个小时前,他桌上还摆着一杯热气腾腾的黑咖啡,半小时后,质没变量也没变。

只是同那空气夺走了咖啡的温度一般,还夺走了男子为数不多的耐性,他变得更加焦躁,手指不停地点扣在桌面上。

随着嘴巴发出不耐地啧声时,森白的牙齿即会暴露在黑街里夜光下,显得更加阴森可怖。

而那身难得的贵态,在这份郁色下,都沾染上几分阴冷的鬼气。

 

 

“啊啊,认、认识啊!发生什么事了吗?丽日同学?”

慌乱。无措。

 

那甚至可能不到一秒,但绿谷肯定他们对上了视线,他耳边仿佛划过了陨石在大气层里摩擦的轰鸣。他确定那双被黑色的镜片遮掩的眼睛,此时此刻正牢牢地紧盯着自己,带着岩层燃烧发出的炙热火星,几乎要刺伤他的皮肤。

 

“怪不得啊!之前我才到了没几分钟,那个人就冲过来问我,说什么,那个臭‘DEKU’怎么没来上班?当时真的吓我一跳,你不知道他那副样子有多可怕!而且语气也超凶的!我还担心小久你是不是惹上什么麻烦了呢?”

 

解决了心头大患,丽日顿时解除了警报,还搞笑地尝试模仿对方的语气、姿态,紧接着话题徒然一转,略显疑惑,“不过,‘DEKU’是什么特殊的昵称吗?他和你很熟?感觉好像很暖的样子啊!”

 

眼见着丽日凑近的躯体,绿谷反射性地涨红了脸,摆手挡在胸前,

“没有没有,没有很熟啦,”

 

即便做了这么久的朋友,绿谷也时常会佩服对方敏锐的第六感,总是能在他努力的转移话题的时候,峰回路转,直逼他之前竭力试图避开的点。

 

“他就是普通的常客啦,只不过好像作息时间相当规律,而且时间刚好和排班表对上的样子,所以才会记得我的吧?”

“哦?是这样嘛!爱喝奶茶的男人倒是很少见啊......”

 

绿谷心中满怀歉意地瞧着还心有不甘,想继续盘问的丽日,但又不得不催促对方早些回家,注意安全。

直到目送对方身影走远,他才长舒出一口气,恍惚地走回收银台,眼神却克制不住地往窗外撇。

 

果然!

对方还在看他!

 

男人好像一直在期待绿谷望过来的这一刻,极其默契地在他抬眼的瞬间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绿谷出久顿时脸上一热,像受惊的兔子一般,迅速掉转过头,紧紧地闭上眼,僵硬着身子,试图将对方那不怀好意的轻笑模样赶出脑海。

 

对不起,丽日同学,其实......我不认识他!绿谷捂住脸,心中默默地谴责着自己。

他不仅没有来过奶茶店里买过东西,而且那个‘DEKU’也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字。绿谷出久在心里有些难过的想到。

 

嗡嗡地声响,不断地从绿谷出久的口袋里传出,但他现在分明,一点也不想接这个电话!

 

可那是铃声显然无视他的意见,正同拨打的来人那番表面张扬自我的做派,带着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在店里响个不停,魔音般折磨着绿谷纤细又脆弱的神经。

 

在几次拒接后,绿谷终于在店长的眼神示意下,认命般得调小了音量,按下了通话键。如同在外出轨会情人的妇女遮羞一般,忐忑地用手捂住了手机。

 

 

手机震动停止的刹那,那低沉嘶哑的声线立马在手掌制造出的小空间里回荡,那咬牙切齿中,展现出对方难掩的冰冷愤怒,。

 

 

【‘废久’!】

【你晚上自慰的时候,是会想着我?还是想着刚才那个大饼脸?】

评论 ( 8 )
热度 ( 108 )
TOP